楼诚满满爱

利落💓 楼诚💓

【谭赵】监护人(二十七)

人称清和:

他们来得很早,此时宿舍的其他三人还没有到。
谭宗明抱着被子站在宿舍里,看着赵启平轻伤不下火线,如同猴子一般蹿上蹿下,三下五除二地用湿抹布擦干净床板,在上面铺了一层旧报纸,然后才依次铺上褥子和被单。最后少年一回头,冲着谭宗明招招手,示意他将手里已经被自己扎成捆的被子扔上来。

起初在家里打包行李的时候,赵启平用撕成条的旧床单将被子卷起来捆成了一个实心粽子,绕着正在给自己按照清单一条一条核对必需品的谭宗明走了一圈,又掏出两根布条,手指灵活地上下翻飞,蝴蝶振翅一般扎成了两个背带,捧着被子跟谭宗明说,“老谭,你把他背在背上看看。”
谭宗明将目光从清单上移开,落在了不怀好意的赵启平身上,又看了眼被他捧着孩子一般捧在手上的行李,坚定地摇了摇头。
赵启平不屈不挠,激流勇进。他小狗一般蹲在谭宗明旁边再一次说道,“背背看嘛,以前红军也这样背过!”
谭宗明欲哭无泪,漠然把目光转移回到手里的纸张上,头也不回地对一旁上蹿下跳的赵启平说,“你别得瑟了,伤还没好呢。”

赵启平没理会,盘腿坐在谭宗明旁边看着他收拾东西,突然伸手将里面被摆放得井井有条的衣服一把拽到了地板上,一言不发。
谭宗明默然看了眼面无表情的少年,又自顾自地将乱成一团的衣服再次整整齐齐地叠好,小心翼翼地放回了行李箱。
气氛反常地压抑而沉默,恍如一潭死水。
小赵伤号百无聊赖,转头去看窗子外面枝桠交错的树枝,鼻尖涌进了被风灌进室内的栀子花甜腻香气,又突然意兴阑珊起来,无脊椎动物一般浑身一软躺在地上,盯着天花板发呆。

院子里种植了繁杂的植物,春夏之际,栀子花的香气混合着夹竹桃清苦味道便一同钻进了房子里,让人仿佛会在一时之间忘记自己身处何处。
赵启平想翻身打滚,又担心碰到自己的伤口,只是怔怔看着天花板发呆。盯着房顶的灯饰看了半晌,听着来自一旁窸窸窣窣的声音,他突然觉得阳光过于刺眼,连带着洒进室内的光亮也令他的双目刺痛,没办法睁开。
少年抬起手,遮住了自己的双目。

谭宗明今天一整天都在践行“沉默是金”的行事作风,只顾着手里忙着帮少年整理住宿需要的物品。
猛然一回头,却发现赵启平已经躺在地上,手掌好似一片芭蕉叶那般将他好看的眼睛盖住。
谭宗明凑过去,微微弯腰,俯下身子拍了拍他的胳膊肘,问道,“你困了?”
赵启平充耳不闻,一动不动。
谭宗明又问了一句,“不舒服了?”
赵启平继续保持老僧入定般的状态,安静如斯。
“赵启平?”
谭宗明伸手握住少年的手掌,将他的手从眼睛上移开,手却蓦然僵在了半空中,眼睛死死盯着少年看。
赵启平仍旧不回答,只是无声地抹掉了脸上的水泽,翻了个身子,一抽一抽地吸着鼻子辩解道,“我迷眼睛了。”
谭宗明摸摸他的头顶,说道,“哦,那你当心点。”
赵启平坐起身子,走到茶几前抽了张纸巾,豪情万丈地擤了擤鼻涕,声音响彻房间,惊天地泣鬼神。
谭宗明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打起精神,露出了个笑脸来,对着赵启平招招手说,“过来,给我帮忙。”
赵启平扔了纸,看着谭宗明说道,“你笑不出来就别笑了,这样看起来特别像夜叉。”
“……”

谭宗明拎起自己的包看了眼忙着铺被子的赵启平,涩然道,“我就先回去了。”
“等一下!”
赵启平一听立刻撒了手,也不管行李了,心急火燎地跳下床拽着谭宗明的袖子站稳了身子。
“你慢点!”
“先别走,”赵启平转身弯腰从椅子上的包里掏出一个数码相机,伸手勾住了谭宗明的脖子,不满地吩咐道,“你弯下来点,真没眼力见。”
没眼力见儿的谭先生感觉到自己很委屈,叹了口气照着少年的话微微屈起腿。
“来,看镜头!”赵启平将相机反过来,摄像头对着他们两个人,伴随着咔嚓一声,镜头旁边的红灯一闪,两个人一个龇牙咧嘴一个别别扭扭,就这样么拍了一张合照。

应该说是,他们的第一张合照。

少年的手臂微微发抖,炙热而有力。
两人竭力将彼此的脸都挤在同一个界面内,距离近得几乎可以感受到对方细微如幼鸟翅膀上柔软的羽毛一般,轻柔的呼吸。

谭宗明抬手,想要揉揉少年的脑袋,终于还是改变了主意,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周末要回家。”
“好。”
“礼拜五我来接你。”
“我一个人回去就可以。”
“你受了伤,”谭宗明强硬地摇摇头说,“伤好了你要我接送你都难。”
赵启平嘿嘿笑了两声,说道,“别忘了来接我。”
“放心吧,”谭宗明走了两步,又转身走回去说,“上高中了,就是大人了。”
他没有再说下去,赵启平却明白谭宗明的意思,将没受伤的那一只手握成拳伸出去,和谭宗明的在空中轻轻一碰。
“我真走了。”
赵启平嗯了一声,转头拿湿抹布擦桌子,头也不抬地说,“快走吧,我还得接着干活呢。”
“你当心伤口。”
“嗯。”
“礼拜五我接你回家。”
“你说过了。”

谭宗明看着少年的侧影没再说话,转身往宿舍外走去。
只是当他带着莫名沉重并且酸楚的情绪一步步走到走廊尽头的时候,在转弯彻底消失在墙壁另一端之前,他鬼使神差地回过头去往赵启平寝室的方向看了一眼。

谭宗明看到,他的小朋友正笔直地站在宿舍门口,静静看着自己。

糟糕。
谭宗明挥挥手,有些仓皇地跑下楼梯。
想哭。

-tbc-

评论

热度(350)

  1. 只是忆江南诚求一种轻松的死法 转载了此文字
  2. 桃冗芳华小沚 转载了此文字
  3. sitianmao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4. 大胃王的小土豆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27
  5. 诚求一种轻松的死法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6. 那年爱上他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7. 楼诚满满爱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8. 魯魯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9. 春风十里修罗场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0. 小沚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