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满满爱

拒绝lj 拒绝唐晶
人山人海 边走边爱
雷点水仙和性转

【凌李】然后呢 一起睡吧系列(四)

人称清和:


抄起大声公再说一次啊 这个系列每个故事都不是连贯的

李熏然刚一走出警队,就看到那个人高马大身长八尺的英俊大脑袋靠着自己的车对他摆手。
笑个屁啊。笑起来跟个包子似的。
还有那是我的车那是我的老婆你不要对它动手动脚的好吗!?
一向善于做表情管理的年轻警官终于忍不住,把自己的脸变成了千年冰山万年冰块,僵硬得连昨天他审问的嫌疑犯看了都会不禁感慨,看来李警官还是很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的。
“嗨,又见面了,一天没见李警官一点也没变嘛。”
“我变老了。”
“哦,不。如果你老了,那我也会变老。世界也会变老。”凌远用东北腔说道。
“……”
“你可能认为,我在这扯犊子呢。可是我说的话句句属实,在你这嘎达我是绝对不会瞎白话的。”
“……凌大夫,我觉得您是时候吃药了。”
“不,我不是没吃药,”凌远打开车门一把将没有防备的李熏然塞了进去,自己也坐上了副驾驶的位子说道,“只是精神病院的门还没关我就跑出来了。”
“你上来干什么?”李熏然气得差点冒烟,转头诘问道。
“你送我回家啊,”凌远笑眯眯地说,“身为案子的重要证人,警方不是有义务保护我的安全吗?”
李熏然叹了口气,几乎整个人趴在方向盘上,“这件案子已经结案两个月了,你在跟我开玩笑?”
“我是怕打击报复。好了,你知道我家在哪,走吧。”
“……按照本市出租车价格,加上这里到你家的距离,请付车费六十八块钱,谢谢。”
“……你跟我算账?”
“亲兄弟还明算帐呢,更何况我又不是你司机,”李熏然不耐烦地敲打着方向盘,“要么给钱要么下车。”
“好好好,我给钱,真是让人伤心。”

“对了,熏然。”
“叫我李警官。”
“熏然警官,你怎么换了电话号码?”
“怎么,我换号码还要跟你报备?”
“没有,但是你得告诉我你的新号码啊,我找不到你都急死了。”
“不给,”李熏然打了个转向,“你当我是黑车司机了是吗?”
“没有,我当你是心上人。”
“从现在开始,你要么闭嘴要么下车。”李熏然被这句话差点吓得心脏叫停。
“你脸红了。”
“你再敢说话,我就要拘留你了。”
“我愿意做你的囚犯,每天接受你的审判。”
李熏然猛地踩了油门,凌远一个没留神,惯性往前冲,差点被安全带勒出麒麟臂。
“你真要赶我下车啊?”凌远有些急。
“我买水不行吗?”
看着李熏然下车,凌远拿出李熏然的手机拨通了自己的电话。看着一串陌生号码显示在自己的手机屏幕,老油条凌大夫露出了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

作为一名刑警,特别是屁事特别多的刑警队副队长,李熏然的休息时间极其不固定,完全是看凶手的出没时间而定。因此长期不规律的生活导致曾经的朋友长时间没办法联系,有的渐行渐远,变成了合影中的人物躲在角落里积灰。
却也因此而使得他和各个行业的人都有机会接触,也结识了不少和他一样作息乱得一塌糊涂的新朋友。
然而在这么一个和谐的群体中,却冒出了一个凌远。堪称李熏然和平世界中的奇葩。
“凌院长,如果你这么闲,不妨去相亲吧。”
“相亲能遇到你吗?”
“当然不能。”
“那我不去。”
李熏然觉得自己被电话那头的老司机给带到了沟里,还是一条深不见底的阴沟。
他完全不想知道凌远是怎么拿到自己的新号码的。身为一名老司机,对于这种花边情报手到擒来,本来就是他们的看家本领。
可是每天发三十条短信打五个电话,这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凌远工作不是很忙碌的吗!什么时候这么有空了!?

“上次你请我吃饭,饭钱还没还给你。”李熏然硬邦邦地说着,从皮夹子里抽出一张粉红色的一代目。
凌远强硬地推回了对面这位小警官色的蹼,哦不,推回了对面这位小警官的手——李熏然的手指修长,指节分明,青葱一般笔直,由于长期握枪,虎口处有一层薄薄的茧,激得凌远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都说是请你,怎么能要钱呢。”
“无功不受禄,我不能白白吃你的饭。”李熏然抽回了手,在心底翻了个白眼。
“你保护我,我感谢你是应该的。”
“那就当我花钱买个清静吧。凌院长以后就别总来找我了。”
“哦,那这钱我这辈子都不会收,”凌远笑眯眯地凑近李熏然,说道,“要不你以身相许?”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凌远总觉得李熏然的头发因为生气而变得更卷了。
不明缘由地,每次想到李熏然,他的心里总会浮现出一只长着卷毛的鹅跑来跑去的场景。可爱得一塌糊涂。
完蛋了。
凌远瞪着文件发呆,真的好可爱啊。好想一口吃掉。
一定很美味。

“凌院长,有您的快递。”
小护士身后跟着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快递员,费力地搬了一个箱子放到他的办公桌上,递给凌远一张快递单给他签收。
凌远看了眼寄件人——江州吴彦祖?这人谁啊?医院的院长更加好奇,拿出剪刀划开了封箱带。
纸箱子里面整整齐齐码了一箱子的一块钱硬币,上面还有一张字条。李熏然笔走龙蛇般的字迹跃然纸上——饭钱三百三十四元,请签收。
老司机笑得一脸愉悦,心情大好地坐在椅子上转了个圈,小兔崽子,小混球,真可爱。

“熏然,你说我怎么才能让他觉得很浪漫呢?”简瑶手捧着水杯一脸苦恼地趴在桌子上。
“薄靳言这么不会浪漫的人,你就算给他包了整栋世贸大厦做背景墙,他都会觉得幼稚。直接做一张贺卡给他吧。”
“不行,下礼拜他就过生日了,我一定要给他一点惊喜。”
李熏然挑挑眉,“他一向善于砸钱买浪漫,你给他个小清新风格的,他肯定觉得很新颖。”
“小清新?哪里有这种?”
“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李熏然驱车来到郊区的一个大广场,装修得极具罗马风情。
仿佛可以看到奥黛丽赫本饰演的翘班公主殿下站在广场中央和记者先生接吻。
“你带我来这干嘛?”
“你跟我过来。”李熏然说着把简瑶往广场中央的方向引。
“喷泉?你要我带薄靳言看喷泉?”
“喷泉有什么好看的,要看喷泉还不如直接去看《金玉良缘》,”李熏然挑了挑眉毛,伸手拉着简瑶往喷泉中央走,“这里每天晚上八点都会准时亮起霓虹灯,同一时间喷泉也会喷水一次。你就拉着他站在这里。”
简瑶看了看表,“那不是马上了?”
李熏然挑眉笑了笑,示意简瑶别出声。八点的钟声刚刚敲响,五光十色的霓虹瞬间照亮了整个黑夜,连带着将喷涌而出的巨大水幕映成了流光溢彩的彩带。
“好漂亮!”简瑶转了个圈环顾四周,在一层层重叠的水帘中,站在喷泉中央的两个人仿佛被世界隔绝,硬生生地隔断了一方新的天地出来。
“这种时候,再给他一个拥抱就可以了,”李熏然张开双臂,模仿着简瑶的语气,“靳言,生日快乐。”
“哈哈哈,你别说,模仿得还挺像我!”
两个人勾肩搭背笑得人仰马翻,丝毫没注意到不远处愤怒地唱着“我不应该在车里我应该在车底看着你们有多甜蜜”的凌院长。

凌远痛定思痛,洗了把脸觉得,还是不要破坏别人的感情为好,却遇到了自动送上门的小李警官。
一身黑蓝色制服将李熏然捂得严丝合缝,一股隐约的欲望混杂着不可亵渎的正直感包裹了李熏然。
凌远咽了咽口水,总算明白什么叫做制服诱惑了。
医院那些蒲柳之姿,一身白大褂穿起来简直就是食堂打饭大妈。
“我帅吗?”
“嗯?”天才凌院长自从十四岁进了大学校门以来,第一次,蒙圈了。
“没什么,”李熏然不自在地看着窗口说道,“下班跟李警官去个地方,协助调查。”

当凌远被李熏然带到上次那个让自己不知道是应该待在车底还是待在车里的喷泉时,其实内心是拒绝的。
“你最近很忙吗?”李熏然站在喷泉中央问道。
“还可以吧。”
“嗯。”
“你呢?”
“不算太忙。”
“嗯。”
这他妈就很尴尬了。
凌远和李熏然,两个一米八几的大老爷们,站军姿一般杵在喷泉中间面面相觑。
“快八点了。”
“八点怎么了?”
“没事。”
“嗯。”
古老的钟终于看不下去,发出了沉稳悠远的响声。
当。当。当。
瞬间霓虹灯亮起,流光溢彩地将透明水柱照成了一簇簇烟花。
“好看吧?上次我妹妹问我有没有什么浪漫的点子哄他男朋友,我就带她来了这里。”
“嗯,”凌远点点头,又抬起头问道,“嗯?”
“你最近怎么不来找我了?”
“我以为那不是你妹妹。”
“不是妹妹难道是弟弟?”
“我以为是你的娘子。”
“你穿越来的?”李熏然瞪圆了眼睛,“你把我掰弯了。”
“你也是。”
“嗯。”
“嗯。”
然后是漫长的沉默。

“熏然。”
“嗯?”
“要不要来一发?”
“来一发之后呢?”
“每天来一发。”
“真不要脸。”
“大老爷们要什么脸。”
“那走吧。”
“去哪?”
李熏然瞪了凌远一眼,“你家。”
“对了,你送我的硬币,我都给留起来了,等会咱俩可以把它们当乐高叠着玩。”
“……会玩。”




-tbc-

评论(1)

热度(203)

  1. 微笑的雨尘2011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2. 勤劳的斧子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3. 雨花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4. 大胃王的小土豆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5. 诚求一种轻松的死法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6. 爱围观的ssica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7. 楼诚满满爱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8. 魯魯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9. sitianmao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0. 小沚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